官方微博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眼 >

《人民日报》第5版头条、新华网:“我送火箭上蓝天”

2019-05-23 17:58 - 查看:
《人民日报》、人民网、新华网2006年11月8日(记者 余建斌 李 鹤)报道: 北航14名本科生独立设计出一枚探空火箭,

《人民日报》、人民网、新华网2006年11月8日(记者 余建斌 李 鹤)报道:

北航14名本科生独立设计出一枚探空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

“我送火箭上蓝天”

23岁的朱浩,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宇航学院的学生。在过去的近一年时间里,他和自己的13位本科同学完成了一件普通人看来有些神奇的事情:研制一枚探空火箭,并把它送上蓝天。

11月1日凌晨,朱浩和他的伙伴们来到了酒泉卫星发射场。临近发射,他们的心情愈发紧张。8时整,倒计时声响起:“……3、2、1,点火!”一枚火箭拔地而起,直驱长空。11时、12时,另外2枚火箭也被成功送上蓝天。

这3枚火箭同属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生探空火箭项目”。

由大学本科生独立设计并成功发射火箭,这在我国还是头一次。

“‘北航一号’不是玩具,而是‘真’火箭”

作为此次火箭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朱浩这样介绍他们一年来的心血:“‘北航一号’可不是玩具,它是一枚真正的火箭。”

“北航一号”探空火箭全长2.5米,重95公斤,有效载荷质量10公斤,火箭的六大系统一样不少。

“‘北航一号’的升空高度达到9800米,落点和原来预算的差不多。火箭的六大系统中,有4个测试成功,1个没有测试到,遗憾的是,回收装置最后没能打开。不过,总体来说火箭发射取得了成功。”朱浩说。

探空火箭是在高空进行探测和科学实验的火箭。据介绍,“北航一号”探空火箭主要用于大气参数的测量。有专家评价说,它的潜在应用价值很大,尤其是为廉价火箭的发展探到了新路子。

“造一枚‘真’火箭,不容易”

“别看我们都是宇航学专业的,但要造出一枚真正的火箭,还真不容易。”朱浩接受采访时说。

2005年11月,朱浩取得了保送硕士研究生的资格。他和几个同学开始构想从事一些与专业有关的实践活动。与此同时,北航宇航学院常务副院长蔡国飙的脑子里,也在盘算着学生培养的新方式,“最好做一个航天项目,让学生能用到所学的相关知识”。

很快,朱浩和几个同学从蔡老师那里接过了研制探空火箭的项目。由12个素质好又学有余力的同学组成的团队,按照火箭研制的分工,开始了工作。后来,又有两位同学加入进来。

“最难的是开头。”朱浩说,“光搞清楚从哪下手,就折腾了一个月。”他们无数次地向学校、科研院所的专家教授请教,方案一次次被否定,问题一个个被解决,“动力先行,最后终于决定,先从发动机入手”。

“没想到简单的原理实践起来会这么难。”参加火箭项目的王文龙告诉记者,以前虽然学过火箭发动机、流体力学等专业课程,但实际设计则需要掌握大量书本上没有的工程实践知识和经验。光是发动机组的电脑设计图就在老师和专家指点下,先后修改了5次。

“像真正的航天人一样工作”

设计火箭这样的高难度项目,其中的复杂性无法预料。“北航一号”项目刚刚启动,整个团队就陷入了困境――由于对各个环节估计不足,日程安排不合理,项目进展缓慢。

“一次,我的工作没能按时完成,就把责任推给了同学张凌燕,说是因为他的数据没给我,导致工作没法进行下去。”负责设计火箭控制部分的周军华回忆说,张凌燕因此感到特别委屈,“我们俩闹得很不愉快”。

团队在慢慢磨合。3个相关的研究小组搬到了一个办公室,使得沟通更加方便。周军华和张凌燕则用一顿饭化解了两个人之间的“干戈”。

说起做项目的那些日夜,负责火箭发动机部分的薛松柏说,“从没遭过那么多罪。”

暑假里,保送了硕士研究生的同学没有宿舍住,就在学院的一间会议室里打起了地铺。燥热难耐不说,还得忍受各种蚊虫叮咬。为了赶进度,他们常常要通宵在电脑前进行各种仿真模拟试验,熬到实在睁不开眼了,才蜷在地铺上沉沉睡去。

作为指导老师的蔡国飙对他们很满意。他说,这些学生学会了独立思考,吃苦耐劳,团结协作,互相学习。朱浩则自豪地说,“我们像真正的航天人一样工作。”

总装前火箭却出了问题

火箭发射前,每个人的心里都非常紧张。但最紧张的恐怕还是箭体结构设计组的张凌燕。10天前,就在动身去呼和浩特市进行全箭试总装的前一天,火箭在试滑时,发生了箭体上架后晃动的现象,这将直接影响到火箭的成功发射。

同学们立即商议解决办法。张凌燕连夜赶制,终于在凌晨2点多,拿出了两套新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