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点 >

《汽车史话》连载|为什么说一汽是“共和国长子” (四)

2019-05-23 17:29 - 查看:
1950年12月28日,政务院财经委员会计划局就新建汽车厂的选址问题召开会议,会议决定,在吉林省四平至长春一线选择

鍛ㄦ仼鏉?jpg

  1950年12月28日,政务院财经委员会计划局就新建汽车厂的选址问题召开会议,会议决定,在吉林省四平至长春一线选择厂址。1951年1月3日,周恩来批示:
  可将嘎斯装配厂设于北京,吉斯制造厂(指一汽)设于东北长春附近。
  (《第一汽车制造厂厂志》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
  1951年1月26日,中央财经委下达“财经密计(建)字”第37号指示:
  关于汽车制造厂设计问题,根据各种条件经详加考虑,决定如下:
  一、厂址:因原材料及电力供应关系,该厂址决定在四平街至长春间选择一适当地点。
  二、产品种类:吉斯150型4吨卡车。
  三、规模:卡车3万辆,一次建设完成。
  四、设计及完工时间:1951年开始设计,1953年开始建造,1957年开始生产。厂房及附属房屋等设计标准,应适合中国情况,标准不宜过高,由重工业部与设计组洽商提出标准报本委核定。以上各点请转知苏联设计组。
  (《第一汽车制造厂厂志》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
  1951年1月30日,汽车筹备组处长胡亮立即带人奔赴东北进行初步调查,2月10日,孟少农陪同苏联汽车拖拉机设计院总设计师沃罗涅茨基来到长春孟家屯考察。经过对四平、公主岭、长春三个城市的人口、城市规模,供电能力、交通条件及地理环境等方面的调查分析,最后将长春市孟家屯车站铁路以北作为厂址选择对象。该地区的优点是接近城市,地形开阔,周围有铁路、车站和敌伪遗留下的房屋,京哈铁路紧临厂区。将汽车制造厂设于长春,既便于建厂时大量苏联设备的输入,也便于投产后就近利用东北的钢铁、煤炭、木材、水电资源,经过反复比对,沃罗涅茨基、孟少农等决定厂址定在长春市西南孟家屯车站西北侧。这一方案很快得到中央财经委的批准:
  关于汽车制造厂厂址地点,本委同意设于长春市西南孟家屯车站对面铁路西地区。
  (《第一汽车制造厂厂志》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
  汽车厂的项目和厂址定下来了,但将设想变为现实,第一步就是设计。要设计一座年产三万辆的现代化汽车厂,需要大量机械、汽车、建筑等专业的技术人才,对于刚刚成立的新中国而言,这是无法办到的事情。经过与苏联有关方面协商,一汽的建设全部委托苏联。1951年11月3日,中国重工业部与苏联汽车拖拉机工业部签订了第00831号合同即“中苏关于第一汽车制造厂设计合同”,合同规定了苏联于1951年12月完成中国第一汽车厂的初步设计,1952年12月完成中国第一汽车厂(以下简称“一汽”)的技术设计。
  苏联方面的动作很快,苏联专家小组很快拿出第一汽车制造厂的计划任务书,计划任务书规定了汽车厂的生产纲领等设计条件。1952年1月23日,苏联汽车拖拉机设计院完成一汽的初步设计,设计图纸由一汽的“第一名职工”陈祖涛从莫斯科带回北京。

333333.jpg

  陈祖涛(右)与原一汽厂长耿昭杰陈祖涛(右)与原一汽厂长耿昭杰

  陈祖涛是原红四方面军总政委陈昌浩的二儿子,1939年陈祖涛随父亲陈昌浩从延安来到苏联,在苏联度过了自己的少年和青年时代,1951年8月,陈祖涛从苏联鲍曼工学院毕业后回到中国,在北京他见到周恩来。由于长期在苏联生活,陈祖涛能操一口流利的俄语,汉语水平甚至不如俄语流畅。周恩来详细询问了他的学习情况和所学专业后告诉他,苏联正在援助中国建设一汽,非常需要专门技术人才,你到一汽去工作。现在你立刻到苏联去,以一汽代表的身份参加中方与苏方的谈判。周恩来当场给中国驻苏大使张闻天写了一封亲笔信交给陈祖涛,带着周恩来的“介绍信”,陈祖涛回到了莫斯科。陈祖涛回忆:
  1951年9月,我带着周总理的信回到莫斯科。总理给我的任务有两个,一是以第一汽车厂的代表,参与和苏联的谈判,第二个是到苏联的斯大林汽车厂去实习。张闻天是中国革命的元老,党内著名的理论家,为人和善,温文尔雅,讲话不急不慢,平易近人,一点架子也没有。他看了周总理的信,高兴地说:“好,你就到商务代表处去报道吧。”我在那里具有几重身份,一是第一汽车厂的代表,当时苏联援建的156个项目,每个项目都有人长驻商务处随时处理各种事务;二是使馆的翻译,我的俄文好,经常参加使馆的一些对外交往活动;三是为国内临时来苏联的各个代表团充当中苏双方的联系人,帮助他们开展工作。
  1952年1月21日,一汽的初步设计做完了,设计院通知我去,把厚厚的几十本设计书和图纸交给我,整个汽车厂的设计分初步、技术和施工图三个阶段。当时中苏双方关系很好,这么多的设计资料交给我,既无什么仪式,也不要繁杂的交接手续,就这么直接交给我,连收条都没有。此时我的身份又变成外交部的信使,我用外交邮袋装上设计资料,一个人从莫斯科直飞北京,下了飞机后,专车接我直奔汽车局筹备处(今北京鼓楼扁担厂的一个小四合院内),把图纸交给郭力,筹备组立刻组织翻译组开始进行紧张的翻译审核工作。
  (陈祖涛口述欧阳敏著《我的汽车生涯》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tg5ty5ty54.jpg